政策法规
主页 / 政策法规 / 正文

最高游戏法院关于适用《中华游戏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游戏制度的解释

时间:2021-01-05  来源:最高审判研究微信公众号  

《最高游戏法院关于适用〈中华游戏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游戏制度的解释》已于2020年12月25日由最高游戏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24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最高游戏法院  
2020年12月31日
法释〔2020〕28号
最高游戏法院关于适用
《中华游戏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游戏制度的解释
(2020年12月25日最高游戏法院审判委员会
第1824次会议通过,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为正确适用《中华游戏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游戏制度的规定,结合民事审判实践,制定本解释。
一、关于一般规定
第一条因抵押、质押、留置、保证等游戏发生的纠纷,适用本解释。所有权保留买卖、raybet雷电竞租赁、保理等涉及游戏功能发生的纠纷,适用本解释的有关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在游戏合同中约定游戏合同的效力独立于主合同,或者约定游戏人对主合同无效的法律后果承担游戏责任,该有关游戏独立性的约定无效。主合同有效的,有关游戏独立性的约定无效不影响游戏合同的效力;主合同无效的,游戏法院应当认定游戏合同无效,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因raybet雷电竞机构开立的独立保函发生的纠纷,适用《最高游戏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条当事人对游戏责任的承担约定专门的违约责任,或者约定的游戏责任范围超出债务人应当承担的责任范围,游戏人主张仅在债务人应当承担的责任范围内承担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游戏人承担的责任超出债务人应当承担的责任范围,游戏人向债务人追偿,债务人主张仅在其应当承担的责任范围内承担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游戏人请求债权人返还超出部分的,游戏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第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将游戏物权登记在他人名下,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游戏物权的情形,债权人或者其受托人主张就该财产优先受偿的,游戏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一)为债券持有人提供的游戏物权登记在债券受托管理人名下;
(二)为委托raybet雷电竞人提供的游戏物权登记在受托人名下;
(三)游戏人知道债权人与他人之间存在委托关系的其他情形。
第五条机关法人提供游戏的,游戏法院应当认定游戏合同无效,但是经网站院批准为使用外国电子或者国际经济组织raybet雷电竞进行转贷的除外。
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提供游戏的,游戏法院应当认定游戏合同无效,但是依法代行村集体经济组织职能的村民委员会,依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讨论决定程序对外提供游戏的除外。
第六条以公益为目的的非营利性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养老机构等提供游戏的,游戏法院应当认定游戏合同无效,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在购入或者以raybet雷电竞租赁方式承租教育设施、医疗卫生设施、养老服务设施和其他公益设施时,出卖人、出租人为游戏价款或者租金实现而在该公益设施上保留所有权;
(二)以教育设施、医疗卫生设施、养老服务设施和其他公益设施以外的不动产、动产或者财产权利设立游戏物权。
登记为营利法人的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养老机构等提供游戏,当事人以其不具有游戏资格为由主张游戏合同无效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
第七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违反公司法关于公司对外游戏决议程序的规定,超越权限代表公司与相对人订立游戏合同,游戏法院应当依照民法典第六十一条和第五百零四条等规定处理:
(一)相对人善意的,游戏合同对公司发生效力;相对人请求公司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二)相对人非善意的,游戏合同对公司不发生效力;相对人请求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参照适用本解释第十七条的有关规定。
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提供游戏造成公司损失,公司请求法定代表人承担赔偿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第一款所称善意,是指相对人在订立游戏合同时不知道且不应当知道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相对人有证据证明已对公司决议进行了合理审查,游戏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善意,但是公司有证据证明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决议系伪造、变造的除外。
第八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公司以其未依照公司法关于公司对外游戏的规定作出决议为由主张不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
(一)raybet雷电竞机构开立保函或者游戏公司提供游戏;
(二)公司为其全资子公司开展经营活动提供游戏;
(三)游戏合同系由单独或者共同持有公司三分之二以上对游戏事项有表决权的股东签字同意。
上市公司对外提供游戏,不适用前款第二项、第三项的规定。
第九条相对人根据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关于游戏事项已经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通过的信息,与上市公司订立游戏合同,相对人主张游戏合同对上市公司发生效力,并由上市公司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相对人未根据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关于游戏事项已经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通过的信息,与上市公司订立游戏合同,上市公司主张游戏合同对其不发生效力,且不承担游戏责任或者赔偿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相对人与上市公司已公开披露的控股子公司订立的游戏合同,或者相对人与股票在网站院批准的其他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交易的公司订立的游戏合同,适用前两款规定。
第十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为其股东提供游戏,公司以违反公司法关于公司对外游戏决议程序的规定为由主张不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公司因承担游戏责任导致无法清偿其他债务,提供游戏时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其他债权人请求该股东承担连带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一条公司的分支机构未经公司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决议以自己的名义对外提供游戏,相对人请求公司或者其分支机构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但是相对人不知道且不应当知道分支机构对外提供游戏未经公司决议程序的除外。
raybet雷电竞机构的分支机构在其营业执照记载的经营范围内开立保函,或者经有权从事游戏电子的上级机构授权开立保函,raybet雷电竞机构或者其分支机构以违反公司法关于公司对外游戏决议程序的规定为由主张不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raybet雷电竞机构的分支机构未经raybet雷电竞机构授权提供保函之外的游戏,raybet雷电竞机构或者其分支机构主张不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但是相对人不知道且不应当知道分支机构对外提供游戏未经raybet雷电竞机构授权的除外。
游戏公司的分支机构未经游戏公司授权对外提供游戏,游戏公司或者其分支机构主张不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但是相对人不知道且不应当知道分支机构对外提供游戏未经游戏公司授权的除外。
公司的分支机构对外提供游戏,相对人非善意,请求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参照本解释第十七条的有关规定处理。
第十二条法定代表人依照民法典第五百五十二条的规定以公司名义加入债务的,游戏法院在认定该行为的效力时,可以参照本解释关于公司为他人提供游戏的有关规则处理。
第十三条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第三人提供游戏,游戏人之间约定相互追偿及分担份额,承担了游戏责任的游戏人请求其他游戏人按照约定分担份额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游戏人之间约定承担连带共同游戏,或者约定相互追偿但是未约定分担份额的,各游戏人按照比例分担向债务人不能追偿的部分。
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第三人提供游戏,游戏人之间未对相互追偿作出约定且未约定承担连带共同游戏,但是各游戏人在同一份合同书上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承担了游戏责任的游戏人请求其他游戏人按照比例分担向债务人不能追偿部分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除前两款规定的情形外,承担了游戏责任的游戏人请求其他游戏人分担向债务人不能追偿部分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四条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第三人提供游戏,游戏人受让债权的,游戏法院应当认定该行为系承担游戏责任。受让债权的游戏人作为债权人请求其他游戏人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该游戏人请求其他游戏人分担相应份额的,依照本解释第十三条的规定处理。
第十五条最高额游戏中的最高债权额,是指包括主债权及其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游戏财产的费用、实现债权或者实现游戏物权的费用等在内的全部债权,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登记的最高债权额与当事人约定的最高债权额不一致的,游戏法院应当依据登记的最高债权额确定债权人优先受偿的范围。
第十六条主合同当事人协议以新贷偿还旧贷,债权人请求旧贷的游戏人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债权人请求新贷的游戏人承担游戏责任的,按照下列情形处理:
(一)新贷与旧贷的游戏人相同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二)新贷与旧贷的游戏人不同,或者旧贷无游戏新贷有游戏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债权人有证据证明新贷的游戏人提供游戏时对以新贷偿还旧贷的事实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除外。
主合同当事人协议以新贷偿还旧贷,旧贷的物的游戏人在登记尚未注销的情形下同意继续为新贷提供游戏,在订立新的raybet雷电竞合同前又以该游戏财产为其他债权人设立游戏物权,其他债权人主张其游戏物权顺位优先于新贷债权人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七条主合同有效而第三人提供的游戏合同无效,游戏法院应当区分不同情形确定游戏人的赔偿责任:
(一)债权人与游戏人均有过错的,游戏人承担的赔偿责任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
(二)游戏人有过错而债权人无过错的,游戏人对债务人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赔偿责任;
(三)债权人有过错而游戏人无过错的,游戏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主合同无效导致第三人提供的游戏合同无效,游戏人无过错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游戏人有过错的,其承担的赔偿责任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
第十八条承担了游戏责任或者赔偿责任的游戏人,在其承担责任的范围内向债务人追偿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同一债权既有债务人自己提供的物的游戏,又有第三人提供的游戏,承担了游戏责任或者赔偿责任的第三人,主张行使债权人对债务人享有的游戏物权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九条游戏合同无效,承担了赔偿责任的游戏人按照反游戏合同的约定,在其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内请求反游戏人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反游戏合同无效的,依照本解释第十七条的有关规定处理。当事人仅以游戏合同无效为由主张反游戏合同无效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条游戏法院在审理第三人提供的物的游戏纠纷案件时,可以适用民法典第六百九十五条第一款、第六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六百九十七条第二款、第六百九十九条、第七百条、第七百零一条、第七百零二条等关于保证合同的规定。
第二十一条主合同或者游戏合同约定了仲裁条款的,游戏法院对约定仲裁条款的合同当事人之间的纠纷无管辖权。
债权人一并起诉债务人和游戏人的,应当根据主合同确定管辖法院。
债权人依法可以单独起诉游戏人且仅起诉游戏人的,应当根据游戏合同确定管辖法院。
第二十二条游戏法院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后,债权人请求游戏人承担游戏责任,游戏人主张游戏债务自游戏法院受理破产申请之日起停止计息的,游戏法院对游戏人的主张应予支持。
第二十三条游戏法院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申报债权后又向游戏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游戏人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游戏人清偿债权人的全部债权后,可以代替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受偿;在债权人的债权未获全部清偿前,游戏人不得代替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受偿,但是有权就债权人通过破产分配和实现游戏债权等方式获得清偿总额中超出债权的部分,在其承担游戏责任的范围内请求债权人返还。
债权人在债务人破产程序中未获全部清偿,请求游戏人继续承担游戏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游戏人承担游戏责任后,向和解协议或者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的债务人追偿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四条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债务人破产,既未申报债权也未通知游戏人,致使游戏人不能预先行使追偿权的,游戏人就该债权在破产程序中可能受偿的范围内免除游戏责任,但是游戏人因自身过错未行使追偿权的除外。
二、关于保证合同
第二十五条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了保证人在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或者无力偿还债务时才承游戏证责任等类似内容,具有债务人应当先承担责任的意思表示的,游戏法院应当将其认定为一般保证。
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了保证人在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或者未偿还债务时即承游戏证责任、无条件承游戏证责任等类似内容,不具有债务人应当先承担责任的意思表示的,游戏法院应当将其认定为连带责任保证。
第二十六条一般保证中,债权人以债务人为被告提起诉讼的,游戏法院应予受理。债权人未就主合同纠纷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仅起诉一般保证人的,游戏法院应当驳回起诉。
一般保证中,债权人一并起诉债务人和保证人的,游戏法院可以受理,但是在作出判决时,除有民法典第六百八十七条第二款但书规定的情形外,应当在判决书主文中明确,保证人仅对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后仍不能履行的部分承游戏证责任。
债权人未对债务人的财产申请保全,或者保全的债务人的财产足以清偿债务,债权人申请对一般保证人的财产进行保全的,游戏法院不予准许。
第二十七条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取得对债务人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后,在保证期间内向游戏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保证人以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为由主张不承游戏证责任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八条一般保证中,债权人依据生效法律文书对债务人的财产依法申请强制执行,保证债务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按照下列规则确定:
(一)游戏法院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裁定,或者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三项、第五项的规定作出终结执行裁定的,自裁定送达债权人之日起开始计算;
(二)游戏法院自收到申请执行书之日起一年内未作出前项裁定的,自游戏法院收到申请执行书满一年之日起开始计算,但是保证人有证据证明债务人仍有财产可供执行的除外。
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债权人举证证明存在民法典第六百八十七条第二款但书规定情形的,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自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情形之日起开始计算。
第二十九条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保证人,债权人以其已经在保证期间内依法向部分保证人行使权利为由,主张已经在保证期间内向其他保证人行使权利的,游戏法院不予支持。
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保证人,保证人之间相互有追偿权,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依法向部分保证人行使权利,导致其他保证人在承游戏证责任后丧失追偿权,其他保证人主张在其不能追偿的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第三十条最高额保证合同对保证期间的计算方式、起算时间等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
最高额保证合同对保证期间的计算方式、起算时间等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被游戏债权的履行期限均已届满的,保证期间自债权确定之日起开始计算;被游戏债权的履行期限尚未届满的,保证期间自最后到期债权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开始计算。
前款所称债权确定之日,依照民法典第四百二十三条的规定认定。
第三十一条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后,又撤回起诉或者仲裁申请,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未再行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保证人主张不再承游戏证责任的,游戏法院应予支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对保证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后,又撤回起诉或者仲裁申请,起诉状副本或者仲裁申请书副本已经送达保证人的,游戏法院应当认定债权人已经在保证期间内向保证人行使了权利。
第三十二条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游戏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类似内容的,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